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文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文艺评论

在历史的重影中注视海瑞——我看新编京剧《青天道》

2017-12-07 02:52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苏妮娜
分享到:

  

  在省第十届艺术节上,有幸观赏了沈阳京剧院近年来蜚声全国的剧目《青天道》。此剧在之前的中国京剧艺术节上演出,赢得一片叫好声。沈阳京剧院传承的是京剧中的唐韵笙一脉,唐派,即“南麟北马关外唐”中的“关外唐”。近些年来京剧院最火的是名角常东,常东在《青天道》中重新诠释了那个震古烁今的人物:海瑞。此剧的叫好和卖座,对于市场的占领,对新老观众的“吸睛”,既意味着古老京剧仍在继续焕发神采,也意味着一个院团以及辖下京剧从业者的生存能力和发展空间的拓展。这其中的辛勤和汗水,恐怕是外人难以想象的。缘此,《青天道》这一主打“历史剧”的“新编”,主要从京剧内容上下功夫,承担着既求生存,又图发展的双重重任。

  《青天道》讲述的是清官海瑞的故事。与上个世纪末电视剧领域最受欢迎的纪晓岚的故事、刘罗锅的故事、包青天的故事相比,海瑞的故事并没有成规模地出现在影视等现代媒体上,也没有大火特火、街知巷闻,但却常常在评书里或是在戏曲当中被“重述”,这似乎意味着,在略类“民间”而不太显著的接受心理空间中,海瑞的故事属于“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那种流行。如果再往前回溯,《大红袍》等老折子也就是从清末流传下来的戏,也是讲海瑞的。因此,重新讲述海瑞,不仅仅是对明末清初的历史时段的回溯,同时也是对“讲述的再度讲述”。用著名学者戴锦华的话说,这是历史的多重显影。

  搁置叙事与历史的“迷思”,我们还是回到眼前的故事:沈阳京剧院的《青天道》聚焦在海瑞出仕前后的一个时期,“笔架山”“海刚峰”的诨号来自于他宁折不弯的执拗脾气,而这一心性高洁、目下无尘之人,恐怕在日常交往中亦常常为人所忌惮,更遑论明清官场这一类场所。如何有说服力地表现他“当官”“升官”的过程,而不是过去以表现“罢官”为重点,算是改编内容方面的“出新”。明清官场本就是官官相护的利益圈层,而官官相护只是一个表面的壁垒,更为深层的是在官场保护伞之下任意敛财懒政,结党营私的污点。海瑞如何能进入这一壁垒内部成为官场上的清流,或者说成为对峙、监督甚至是毁坏已经结成的庞大势力,这本身就是很有传奇性的,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也许正是因此,这么多年的民间故事和戏曲中始终有他的身影。《青天道》的人物性格与情节设置的“出新”还在于,把海瑞的入仕故事与他刚直不阿引起的忌惮做了一个“逆向思维”式的关联。事实上海瑞也经历了一个“政治智慧”的成长到成熟阶段:他任县城的教学小吏时,骨头虽硬,但缺少弹性和韧性,一旦遭到排挤立刻萌生退意;到了“逆向上升”的淳安县县令之时,虽然骨头更硬,敢于鞭打顶头上司家的不肖子,扣押明知是上级搜刮用来孝敬的钱财,但显然更讲究谋略,学会揣度对手的心态,攻其软肋。刚直的海瑞身上,蒙上了一层传统儒家理想人格的色彩。海瑞形象的塑造,事实上反映了几百年来人们对于政治清明的渴望、对人格修养的理想。中国需要有政治抱负和社会理想的人来行使权力,而这个行使权力的依据应是民意。从某种程度上,海瑞之所以在历代的改编或曰改写中越来越脱离他在历史上被记载的那个“真实”人格,那个因严苛而近于刻板、因忠直而漠视亲人的形象而回到了“人”本身,这归根结底是当代观众的需求。在他严厉的外表下包含着一丝狡黠、一点犹豫、一丝脆弱,这种改写使得矛盾冲突的层次更丰富而细腻,更提纯了海瑞性格中的人文理想——是的,不仅仅是政治理想,他也可以同样合乎人文理想。中国人的精神结构和文化心灵的金字塔尖上,放置的是“理想人格”的终极追求。
 “历史”而需要“新编”,并不罕见,倒可以说是一种传统,是讲述中国的一种很常用又极深刻的方式。浅表地说来,“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创作历来是为现实服务,讲述历史也是为了今天的人,而不是为了重温古人的高冠博带。时序轮转,到了今天,电影、电视、戏剧讲故事的领域对历史至少有两种心态是遭人诟病的:一是割裂过去,一笔勾销式的“虚无历史”;另一种是夸张娱乐式的“戏说历史”。这两种看轻历史的虚构式讲述,也出于“为时”或“为事”的创作心态吗?并非如此简单。当然,我们可以简单地归因于文化消费的浪潮,不过,即便在前消费时代,在电灯没有普及的时代里,中国人也是拿历史当睡前故事听的。越到近现代,人们面对历史的心态就越复杂:一方面明知历史是被叙述的,但是另一方面又提出“失事求实”的改编原则,惯性地把真实作为衡量历史剧乃至历史人物的尺度。可以说从追求“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相结合”的原则,到“失事求实”之间,已然出现对于“讲述历史”这一观念的进步。不过,到了今天,我们还是可以进一步追问:假如已经被叙事过的历史不值得信任,那么再度被叙事的“新编”当中,又何以把真实作为凭据,这真实又是如何被甄定和判断出来的呢?这些都是很有趣的问题。这大概是另一话题了。不过,至少《青天道》这一类的新编京剧,还是遵照了“尊重历史”的路子。


(责任编辑:罗斯莹)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