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pic.nen.com.cn/003/004/186/00300418687_c1bdd01f.jpg" alt="">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文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头条新闻

崔凯:要创作好作品 就得深入生活

2017-12-13 08:59  来源:辽沈晚报  
作者:
分享到:

  辽宁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八次代表大会、辽宁省作家协会第十次代表大会于2017年12月12日至13日在沈阳隆重召开。

  省作协主要负责同志主持开幕式,省文联主要负责同志致开幕词,省妇联负责同志代表人民团体致辞。省直有关部门、人民团体负责同志,来自全省各条战线的700余名文艺工作者代表参加开幕式。

  开幕式结束后,本报记者对我省三位艺术家代表及两位文艺志愿服务代表进行了专访。

  艺术家代表

  崔凯:文艺工作者要高度重视文艺创作

  崔凯,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辽宁省曲协主席。

  崔凯表示,我们辽宁作为文化大省,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涌现出一大批文艺界的领军人物和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和欢迎的各种艺术作品。辽宁老工业基地振兴需要我们文艺工作者做出自身应有的贡献。

  “我作为一名老文艺工作者,受辽宁这片肥沃的文化黑土地滋养,创作出了很多的作品,也正是扎根这片黑土地,我的创作才能源源不断。我认为,要创作出好的曲艺作品,就要真诚地深入生活,在普通人平凡的生活中发现不平凡的追求,把向上向善的道德价值观体现出来。今后,我们文艺工作者更应高度重视文艺创作,推出更多、更好的具有辽宁地域风格的新作品。”

  “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人才问题,我们应该正视自己的短板,狠抓人才队伍建设和培养,对年轻演员的培养和推介要更加重视,有了优秀人才,才能在各个艺术门类中,把辽宁的文艺推向繁荣昌盛。”“没有文化自信就没有民族的伟大复兴,辽宁老工业基地的振兴需要文艺的助推,我们这些辽宁文艺‘老兵’要发挥特长,带好创作队伍的新生代,让他们迅速成长起来,真正接过文艺创作的大旗。”崔凯说。

  据记者了解,去年崔凯创作的小戏《审舅舅》,在铁岭民间艺术团演出了几十场,令观众拍手叫好。对此,崔凯表示,没有优秀的剧本很难推出优秀的演艺人才,曲艺表演人才的涌现主要得益于曲艺创作。

  在崔凯看来,交互媒介作用下的文艺新生态、新格局正在形成,文艺创作和传播形式都发生了变化,所以我们的艺术理念应该作为我们面对新时代研究的新课题。文艺创作者需要有新的理念和手法,如何适应这样的新格局来创作新时代的文艺作品,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

  “当前,辽宁要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有着丰富的生活内容与内涵,如何走进去,是需要我们文艺工作者用心去体会和感受的。”崔凯说。

  王立春:深入生活给我带来的收获特别多

  王立春,儿童文学作家、诗人,现供职辽宁文学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出版儿童诗集、儿童长篇小说、儿童散文集24部。儿童诗集《骑扁马的扁人》《梦的门》荣获第六届和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王立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参加这次文代会和作代会,我觉得很受鼓舞。听报告,和多位艺术家交流,感觉收获特别大。正是因为这次大会,使得我对我的一部长篇小说的主题幡然醒悟,找到了明确的脉络,在此之前一直不甚清晰。这个主题就是弘扬正能量,表现阳光少年的健康成长。通过他的痛苦和欢乐,以及在我们辽宁地域的成长经历,表达少年的向上精神。所以我觉得这次大会对我来说,无论是在思想上的触动,学习上的帮助和创作上的引领都是非常大的。”

  “我作为辽宁地域的作家,我要把我们辽宁的地域故事讲好,把我们作家要写作对象的故事讲好,这方面我很受启发。还有辽宁文学‘辽宁号’的提出,对我们作家也是一种鞭策和激励,我们乘上了‘辽宁号’的文学快车,每个人都应该有使命感和责任感,把自己的使命贯彻好。”

  “会议还提出‘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这个对作家来说太重要了,对我自己的个体创作来说所受的启发也非常大。我作为一个儿童文学作家,所说的深入生活就是深入到孩子们的生活中间,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学习状态、成长状态,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只有这样才能写出那些有血有肉的,见真心、见感情的作品。”

  王立春告诉记者,她曾经到一个小山村,跟蒙古族的孩子们断断续续地待了一年的时间,了解大山里孩子的生活状态,发现他们无论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很匮乏,亟待物质生活的提高和精神生活的哺育。回来之后,她立足于孩子的生活,讲乡村孩子的故事,写了《梦的门》和《蒲河小镇》两部作品,《梦的门》获得中国作协大奖,《蒲河小镇》也受到了业内专家的一致好评。

  “所以说,深入生活给我带来的收获特别大,我非常感谢生活带给我的灵感。如果不走下去,我想我创作不出那种带着泥土气息,带着生动灵气的作品,这是坐在屋里编不出来的。这也是‘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号召在我身上得到的非常大的体现。”

  “辽宁是中国儿童文学的重镇,在创作方面有着自己的特色和传统。用自己的作品来反映辽宁儿童文学,用好的作品亮泽儿童文学,在这个重镇做好辽宁儿童文学的品牌形象,我感觉到身上的责任非常重。”

  “辽宁儿童文学作家老中青三代队伍非常整齐,创作的态势都很好,创作技巧提高得很快,作品影响也在扩大,在全国儿童文学界有比较好的口碑。老一辈作家仍在默默耕耘,青年作家队伍也在不断壮大,我们作为儿童文学创作的中坚力量,应该起到承前启后,带动年轻儿童文学作家的作用,我觉得我应该有这样的使命和担当。”王立春说。

  孙浩:戏剧创作要打上辽宁地域文化烙印

  孙浩,省戏剧家协会顾问,戏剧评论家,研究员,剧作家,从事戏剧史论研究三十余年,戏剧创作十余年。

  在采访中,孙浩谈到,辽宁文艺创作的历史比较辉煌,在未来,文艺工作者要继续捍卫辽宁省的创作荣誉,最主要的是发现和培养年轻人才。

  现在我省创作队伍老化,年轻的人才又凸显不出来,处于一种青黄不接的状态,包括演员、舞美设计等。我省原来在戏剧创作方面那么辉煌,现在面临这种日渐衰落的局面,跟人才培养有很大关系。

  “要爱护和发展省内一些优秀的艺术表演团体,要给予政策和经济上的扶持。现在舞台设计越来越先进和复杂,没有一定的资金保障是无法完成的,在舞台上表演的是一群人,而不是像作家写作那样,凭借一己之力就可以完成,没有投入和政策保障是不行的。”

  对于文艺工作者自身来讲,艺术表演团体要更新观念,坚守艺术理想,不断提高艺术家的学养、修养和创作能力,艺术家自身能力提高了,才能创造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艺术家自身的能力很重要。

  孙浩说:“就我个人而言,主要是戏剧创作,我的想法是,我们辽宁的戏剧要打上深刻的地域文化的烙印,用辽宁的文化滋养戏剧,使我们辽宁的戏剧文化体现出与其他地方不同的地域特色。我创作的话剧《祖传秘方》和《开炉》,都是写咱们沈阳北市场先辈抗日的故事,希望通过这两部戏,体现出沈阳文化和沈阳风骨的特点。”

  “在我创作的戏剧里,演员说的话都是沈阳话,性格特征都是沈阳特征,而且在以后的创作中,也会继续凸显这样的地域文化的特色。”

  “我希望自己的创作能够接地气,真正给观众带来一点感动,为我们的生活做出一份担当,为辽宁的文化留下一点印记。我试图让笔下的人物既平民化、生活化又具有心灵的深度,即便是力有不逮,也心向往之。”

  文艺志愿服务典型

  张弘韬:加强农村艺术教育十分必要

  张弘韬,抚顺市文联主席、党组副书记。

  近年来,抚顺市文联广泛开展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为主题的文艺实践活动和文艺志愿服务活动,以服务基层群众为工作导向,以“艺术教育走进农村校园”活动为工作重点,推动文艺发展,努力打造抚顺文艺品牌。

  张弘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2015年,由抚顺市文明办、抚顺市文联共同主办的“艺术教育走进农村校园”活动,旨在解决农村孩子艺术梦、成长梦的问题。农村的艺术教育资源和孩子享受艺术教育的机遇,跟城市是极不相称的,农村硬件设施比较落后,缺少艺术教育的师资力量。

  “2015年12月9日,我们在抚顺县石文镇九年一贯制学校搞了启动仪式,把偏远地区的21所学校列为重点服务对象,并通过问卷调查,把学生喜欢的艺术分为声乐和器乐、美术、书法、舞蹈和国学6个门类。我们成立了21只艺术家小分队,每只小分队配备12名艺术家,由小分队负责人分别跟学校负责人进行了详细的沟通。”

  2016年寒假期间,“艺术教育走进农村校园”活动正式铺开,200多位艺术家深入到对口学校,给孩子们上课。每只小分队每年至少下基层4次,每次至少一天时间,为孩子们面对面进行辅导。

  对于农村孩子的艺术教育,主要采取了三种方式,一是走进农村,直接进行辅导;二是把现有21所偏远学校的老师集中进行培训,提高他们的艺术水平,每年至少保证1-2次;三是充分利用网络进行远程教育,把课件挂到网上,只要在本地点击就可以通过网络进行学习,现在已有各种艺术门类课件十余种。

  张弘韬说,对于艺术家而言,走进基层是一次净化灵魂的过程。有一位舞蹈老师,第一次去农村时,是全家陪着去的,她看到农村孩子学舞蹈时穿的鞋破了,露出了脚趾头,第二次去时,自费给孩子们每人买了一双鞋。

  抚顺市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王伟在深入基层时,看到孩子们的笔很粗,再去时给孩子们带去了笔和纸。她还表示,只要是农村孩子想学书法的,可以免费一对一进行辅导。大家都被孩子们的学习热情和渴望感染了,许多人都表示下次一定再来。

  这些艺术家都是志愿服务,义务奉献,没有收取过任何费用,也没有人抱怨过。

  “农村艺术教育活动的针对性、实效性都很强,下一步我们想把艺术教育和学校教育规划结合起来,如果二者相互脱节,则教学成果无法进一步巩固。艺术小分队负责人要一个一个跟学校对接,让艺术教育跟学校教育规划的步伐保持一致。”作为此项活动主要组织者和倡导者的张弘韬说。

  赵俊芝:在有生之年想为艺术多做些贡献

  赵俊芝,省戏剧家协会顾问、盘锦市戏剧家协会名誉主席,1973年开始从事文艺工作,1978年参加评剧团。师承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花淑兰先生,专攻花旦、花衫、青衣。

  赵俊芝深得花淑兰真传,对艺术精益求精。据记者了解,她在学习“花派”演唱风格的基础上,结合多年的艺术实践及各流派特长,唱出了自己的艺术特点,得到了专家、同行及广大戏迷票友的认同和喜爱。

  近年来,她广收门徒,传承“花派”艺术,弘扬评剧事业,被授予全国文联优秀文艺志愿者称号。

  “从艺44年了,我想在有生之年,为艺术多做些贡献。”赵俊芝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说。作为省剧协基地的辅导教师,赵俊芝5年前就开始了这项志愿者工作。

  2012年,省剧协在凌源市评剧团设立了基地,赵俊芝便成为这里的辅导教师,每年坚持到基层去指导评剧演出,有时也跟演员们一起下乡去给老百姓演出。戏剧家协会还有戏迷创作队伍,她就跟票友们打成一片,挨个唱段为他们进行辅导。

  赵俊芝告诉记者:“我退休前是在盘锦市文联工作,2015年,省剧协在盘锦建了个基地,包括群众艺术馆票友群和老年大学,我又去那里做辅导老师。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没考虑过报酬,只是觉得评剧的传承很重要。现在党和国家对民族文化越来越重视,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我觉得应该担负起自己的社会责任。我对票友们非常有耐心,组织他们排练演出下基层,按照盘锦市文化局、市文联的要求,送戏进校园,进大学、中学、小学,开展了一系列工作。”

  “评剧基地的辅导课程全年共34节,教授评剧唱腔,指导演员的动作、形体等,这些年我都坚持下来了。票友们学习热情高涨,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了。大家都觉得受益匪浅,精神面貌好了,身体也健康了。”

  “从2008年起,我开始收徒弟,教授评剧,培养苗子。到目前为止有20个徒弟,最小的年仅6岁,最大的65岁。我的徒弟中,有人参加东北三省乃至全国的票友大赛,获得了很好的名次与重要奖项。作为花淑兰老师的再传弟子,我有责任把‘花派’艺术更好地传承下去。”
 “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我要明确心中的责任与信念,执著前行,不放弃、不抛弃,不忘初心,为弘扬评剧事业贡献一份绵力。”赵俊芝说。


(责任编辑:罗斯莹)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