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pic.nen.com.cn/003/004/186/00300418687_c1bdd01f.jpg" alt="">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文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文坛快讯

诗人虽远行 乡愁永流传

2017-12-15 10:13  来源:辽沈晚报  
作者:
分享到:

  昨日,著名诗人余光中病逝,享寿九十岁(虚岁)。

  今年十月,余光中庆祝九十大寿,当日他以欧阳修的绝句“再至汝阴”抒发心情,“黄栗留鸣桑椹美,紫樱桃熟麦风凉。朱轮昔愧无遗爱,白首重来似故乡”。由台湾中山大学为余光中举办的、预祝九十大寿的庆生会,成了他最后留在镜头前的身影。

  右手写诗,左手写文

  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1928年10月21日生于南京,1950年随家人迁居台湾。曾任台北师大、政大外文系教授,1974年至1985年在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任教。1985年后定居高雄,在中山大学任教,去年退休。

  余光中擅诗、散文、评论、翻译,他驰骋文坛逾半个世纪,涉猎广泛。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优秀翻译家。其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

  梁实秋曾评说:“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余光中一生所获荣誉无数,包括香港中文大学、台湾政治大学、中山大学、澳门大学荣誉博士等。

  热爱生命,笔耕不辍

  “只要对生命保持敏感,题材就不会匮乏;只要对语言保持敏锐,文字就不会粗糙。”余光中如是说。

  多年来,余光中笔耕不辍,在华文世界已出版著作近百种。台湾九歌出版社总编辑陈素芳与余光中相交逾40年,他表示,余光中两年前在家中摔倒,即使身体大不如前,但仍持续创作。今年,余光中重出《英美现代诗选》与《守夜人》两本书,大量增加新作或改动年轻时的诗作,显示出他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

  一首《乡愁》,一份情怀

  1971年,思乡情切的余光中,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里写下《乡愁》。一首《乡愁》,传诵至今,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40多年来,这首诗在海内外华人间被广为传诵。

  1992年,余光中首次应邀回大陆。“40多年过去,故乡变了。文化的乡愁是永远解不了。”他说。

  20余年来,余光中回大陆60余次,到了山东、湖南、湖北等很多“小时候都没去过的地方”,写了许多关于返乡的诗。曾获颁20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并任北京大学与澳门大学驻校作家。人民网

  辽宁军旅诗人胡世宗:余光中是诗歌界的旗帜

  昨日,辽宁著名军旅诗人胡世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余光中可以说是华语诗歌界的一位大诗人,对中华民族的民族性诗歌创作发展来讲,是一个标志性人物。他的作品深受读者喜爱,影响了不止一代人。

  “我作为一个诗歌创作者,对他非常崇敬。他创作的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影响了海峡两岸的民众和诗歌界。”

  “余光中先生的代表作《乡愁》,这首诗歌太熟悉了,寥寥几句将乡愁描写得淋漓尽致,让人读来即会想到同胞,想到骨肉亲情。他是一位挚爱祖国的中国诗人,他的《乡愁》从内在情感上继承了我国古典诗歌中的民族传统,具有深厚的历史感与民族感。”

  “他是诗歌界的代表,也是一面旗帜,他的作品将一代代流传下去。”胡世宗说。

 

  渤海大学教授周景雷:《乡愁》是符号化的象征

  昨日,渤海大学教授、副校长周景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余光中先生当年通过一首《乡愁》为人们熟知,至今人们对此诗仍传颂不已,已经成为一种符号化的象征,其中的几个意向早已流布在当代艺术的创作中,于是人们记住了著名诗人余光中。

  “其实,余光中先生在散文、翻译和文学评论方面也都有丰饶的收获。他用诗一样的语言来感受散文,把日常和沉思结合在一起,在琐碎中显示着浩大和意志。他的翻译和文学评论我读得非常有限,但我知道他更在意的是翻译上的方法创新和理论提升,特别是将翻译作为一种‘有限的创作’的观念深得共识。他的文学评论更像说理散文,有人文主义情怀和浪漫主义色彩,说理透彻,文化底蕴深厚。总体而言,他的创作贯穿了一种浸染人、感染人的文化魅力和情感魅力,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文学呈现。”

  “十几年前在一个华文文学会议上,我和余光中先生有过一次交流。余先生带着一种‘严肃’的微笑,谈话张弛有致,关于华文文学有着不同于他人的洞见,令人印象深刻。愿余先生千古。”

  延伸阅读

  病中出版中英文版诗集《守夜人》

  今年上半年,余光中先生的中英文版诗集《守夜人》首次在大陆出版。昨日,本报记者联系到该书责编、江苏文艺出版社编辑孙茜。她回忆,在《守夜人》出版之前,余先生因不慎摔跤入院,又有眼疾未愈,却仍断续为此书的出版,特别是自译诗部分耗费了神思。

  孙茜说:“结识《守夜人》,是一次刻意寻找中的不期而遇。我想找余光中尚未出版的散文集,却无意中发现了这部自选自译的诗集。它在台湾一版再版,列入中学读书推荐,余先生也在台湾专门谈到这本诗集,但简体字版却未曾出过。我当时想,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版权签署后,余先生表示要重新编写给大陆读者的《守夜人》,重新选目、重新汇集、重新编校,并且补上未完成的翻译。也就是说,尽管用了同一个书名,却是全新的《守夜人》。去年八月从台湾出版社处拿到第一批书稿,告知只是初稿,目录和正文都需要修改删补。当时余先生身体已经不太好,但一个月后还是陆续交来了其他稿件,除了一首诗歌《江湖上》的英文没有译好。”

  “去年十月底,我把缺了一首英文诗的校样发给余先生。去年十一月,余先生发来一个几乎每页都有手写改动的修改校样,并补上了那首新翻译的《江湖上》,还应我们的要求,为新版的《守夜人》亲手写下序言。去年十二月,三校样改完,邮件发给余先生,余先生当时病重在床,无法看字,是让家人把改动处读给他听,他点头首肯的。”

  “我的电脑里关于《守夜人》的文件不下百个,我给这些文件分别取名、归类。其中,‘余光中修订一校、二校、三校样’‘余光中修订手迹’‘余光中手书书名’‘余光中补译诗歌’是让我备觉珍贵的。”

  在孙茜看来,《守夜人》是余光中先生对自己诗作的“私藏”,表达的却是最普遍的情感。它用各种意象为胶片、文字为旋律,放映机似地一幕幕呈现出来,又意犹未尽。

 

  相关新闻

  余光中:中文是最优美的语言

  余光中通晓英文、法文、西班牙文、德文,他的译著《梵高传》影响了台湾文艺界的几代人。余光中翻译的十多种作品之中,有诗歌、小说、戏剧与传记。其中诗歌最多,且是外译中、中译外双向的,其中以英译中最多,如《英诗译注》《美国诗选》《英美现代诗选》等。

  身为优秀的翻译家,余光中多次受邀赴美国大学担任客座教授,但他对中文的偏爱仍溢于言表,“中文是一种有弹性的语言,她是崇尚‘美感第一,逻辑第二’的。相形之下,英文就有一些看不开了,名词到哪里都要加‘一个、一只,这个、那只’的冠词。而中文的诗歌,用最少的词表达最多的内容,这是英文的十四行诗所望尘莫及的。”
多次在海外讲学的余光中认为,中文始终是最丰富、最优美的语言,尤其是文言文仍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地久天长”“千山万水”“争先恐后”,简简单单四个字却表达出无限丰富的含义,而且平仄协调,尽显中文简洁、对仗、铿锵之美。余光中说:“我在美国讲古典文学,一首贾岛的《寻隐者不遇》短短20个字,但是20个英文单词是绝对翻译不了的。”人民网


(责任编辑:罗斯莹)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