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pic.nen.com.cn/003/004/186/00300418687_c1bdd01f.jpg" alt="">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文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优秀作品点评

从莫泊桑小说里几乎看不出他的情绪

2017-12-19 09:27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分享到:

  莫泊桑(1850-1893)在文学史上的首要贡献,在于把短篇小说艺术提高到了一个空前的水平。较之19世纪前期的巴尔扎克、司汤达与梅里美,莫泊桑逼真自然的短篇小说几乎完全洗去了浪漫主义色彩,更抛弃了传奇小说的一切手法。在那些既不会一夜暴富也不会咸鱼翻身的小人物身上,我们很难直接感受到莫泊桑个人的态度,无论是悲天悯人、抑或指责赞美……这些情绪你通通看不到。尽管创作生涯不长,莫泊桑却是法国文坛上短篇小说创作数量最多、成就最高的作家,这些题材丰富、形式多样的小说,构成了一幅当时法国社会的风俗画。

  30岁完成的《羊脂球》轰动法国文坛

  莫泊桑出身于法国诺曼底一个破落贵族家庭,父母离异后,随母亲住在诺曼底乡下,对那里的生活、农民的爱好以及土语都了如指掌。12岁时,莫泊桑被母亲送入一所教会寄读学校学习拉丁语和数学。他在鲁昂念完中学,结识了舅舅年少时的好友——福楼拜。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20岁的莫泊桑应征入伍,目睹了法军抵抗和溃败的场面,为以后的创作积累了宝贵的素材。普法战争结束以后,为了谋生,莫泊桑进入海军部任职,后又转到公共教育部,过了8年平庸乏味的公务员生活。其间,他每逢周末就去塞纳河上划船、玩乐或者到鲁昂附近的克罗瓦塞拜访福楼拜。

  相较于大仲马和小仲马这对有着血缘关系的父子,福楼拜和莫泊桑之间的友爱和亲厚似乎更胜一筹。福楼拜写道:“他是我的弟子,我爱他就像爱我的儿子。”作为回应,莫泊桑将自己发表的第一本诗集题献给福楼拜:“给我全心挚爱的、杰出的、父亲一般的朋友,我无比崇敬和无可指摘的导师。”莫泊桑后来也坦言他们的通信除了两个现实主义者对世事的挖苦和戏谑以外,全部都是忠诚与柔情的证明。同样敏感的性情、根深蒂固的悲观主义以及对文学写作的热爱,将他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从20岁进入克罗瓦塞的文学实验室开始,有将近10年的时间,莫泊桑只是在不停地练笔:“7年中我写过诗歌,写过小故事,写过中篇小说,我甚至写过一个糟糕的剧本。(但是)什么也没有留下。”福楼拜让他注重观察、反复修改、追求完美……未来将会证明,没有这些训练,莫泊桑不会懂得如何开发自己的禀赋。

  1880年福楼拜去世,此前不久,莫泊桑已经在《梅塘之夜》上发表中篇小说《羊脂球》,从而实现了在文学舞台上的华丽登场。

  莫泊桑作品中流露出来的根深蒂固的悲观,除了福楼拜和叔本华的影响,也和他的身体状况密切相关:他的精神疾病有遗传因素,二十几岁时又染上梅毒,病菌侵袭身体的各个器官,直至大脑,也让他的作品表现出日益强烈的焦虑。早在1880年的成名作《羊脂球》发表之前,莫泊桑已经写有两部浸淫在玄怪(fantastique)氛围中的作品,表现出对死亡或者病态事物的独特兴趣,这便是《手模》与《在水上》。

  1884年至1886年是莫泊桑创作颇丰的几年,他一共发表了8个小说集,每个集子都包含一个或几个以疯癫、中邪(possession)或者顽念(obsession)为主题的故事,和那些看似客观搞笑的描写诺曼底或者巴黎生活的故事混杂在一起。从这个时候起,对于孤独与夜晚,他表现出日益明显的恐惧,对于疯癫,他的病态的好奇也与日俱增。有时他甚至失去自控能力,辨认不出镜子中的自己。不可否认,文学可以帮助作家合理地疏导压抑、悲观和疯狂等负面的情绪,然而另外一些时候,文学也无能为力,疯癫于是溢出边界,无情地吞没了作家:1893年,未满43周岁的莫泊桑死于疯人院,死前已经陷入全身瘫痪与精神错乱的悲惨境地。

  莫泊桑最成功的领域是短篇小说

  尽管创作生涯不长,莫泊桑的文学之路却很有代表性,19世纪的几种主要文学潮流,都对他的作品有或多或少的影响:他的早期创作带有浪漫主义的印记;随后,帕那斯诗派的艺术主张影响了他的诗歌风格和一些作品的主题;1880年成为《梅塘之夜》的一员,标志着他对自然主义的接受,他的写作技巧日趋成熟,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最后,受到象征主义和法国作家保尔·布尔热(Paul Bourget)等人的影响,他的创作呈现心理主义的倾向。

  莫泊桑最成功的领域是短篇小说。他是法国文坛上短篇创作数量最多、成就最高的作家。他的短篇小说题材丰富、形式多样,构成一幅当时法国社会的风俗画。普法战争是莫泊桑短篇小说的一个重要题材。由于亲身经历了这场战争,莫泊桑以生动的笔触将它从多方面呈现出来。其中的名篇《羊脂球》,讲述的是一位绰号为“羊脂球”的妓女,为了挽救同车的法国旅伴而被迫委身于普鲁士军官的故事,在那些“体面人”得救后对她表示的冷落和鄙夷中,不难窥见莫泊桑对贵族、教士、资产阶级所代表的“上层社会”的辛辣讽刺。同属这一题材的其他小说还有《两个朋友》(1883),《菲菲小姐》(1882),《米隆老爹》(1883)等。

  对小职员生活的描写是莫泊桑短篇创作的又一个重要内容。莫泊桑曾经就是这个阶层的一员,因此对这些小人物非常熟悉和了解。他写了一系列短篇来反映他们,其中最为出色的有《一家人》(1881)《我的叔叔于勒》(1883)和《项链》(1884),将小市民的庸俗、寒酸、自私和虚伪刻画得入木三分。

  家乡诺曼底的风土人情也是莫泊桑偏爱的题材。因为从小在诺曼底长大,莫泊桑对家乡的自然风光和风俗习惯都了如指掌。经由他的生花妙笔,这一切便栩栩如生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这方面比较出色的作品有《皮埃罗》(1882)《绳子》(1883)《泰利埃公馆》(1881)等。

  莫泊桑一生共写有6部长篇小说,其中较为重要的是《一生》(1883)和《漂亮朋友》(1885)。《漂亮朋友》被认为是莫泊桑最成功的长篇小说。另外4部长篇小说分别是《温泉》(1886)《皮埃尔与若望》(1888)《如死一般强》(1889)《我们的心》(1890)。莫泊桑在语言上是古典派,但他对小说情节的淡化,他从福楼拜那里学到的客观性和不介入原则又使得他的小说具有现代性的特点。可悲的是,他在后期偏离了福楼拜指引的方向,为了追求商业的成功而迎合当时小说的心理感伤主义倾向,以至于后4部小说都没有超越《一生》和《漂亮朋友》。

  莫泊桑曾经发愿:“我像一颗流星,闯入了文学的世界;当我离去的时候,则要像一道闪电。”这个愿望显然没有实现:失去福楼拜的护持以后,他在布尔热的影响下渐入迷途,直到短暂的一生结束,也没有像闪电一样光芒四射地为自己的文学生涯画上完满的句号。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外文所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罗斯莹)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