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pic.nen.com.cn/003/004/186/00300418687_c1bdd01f.jpg" alt="">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文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文艺评论

小彩石拼出来的 苍凉和美丽

2017-12-28 10:14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刘恩波
分享到:

  《新原野》作为首届“保利艺术节演出季”的作品,在全国几大城市巡回演出。该剧由曹禺女儿万方担任编剧,立陶宛杰出的女导演拉姆尼·库兹马奈特亲自排演,王姬和冯宪珍联袂主演。

  在盛京大剧院看《新原野》,我是带着特殊的期待感而来的。本以为这出剧目是编剧万方改编父亲曹禺的经典剧目《原野》而诞生的,对经典的复制、移植和改编,在今天是无奈的事,只能由此证明原创的匮乏、搁浅和空缺。等坐下来走进剧情,才发现《新原野》是另起炉灶,别开生面,当然那戏的魂魄里确实荡漾着《原野》的风骨气色。譬如,它有一种出格的野性美丽,有一种荒凉深处的人性挣扎和扭曲。女儿和父亲的作品,在味道上是一脉相承的。

  《新原野》讲述了一个叫六团的乡村女性受到命运摆布,从最初的逆来顺受到逐渐觉醒,愤然抗争,最后因为复仇被逼上绝路的故事。平心而论,这出剧在题材上显得有点旧,古老的宿命般的结局,女人由于受到丈夫的冷落、背叛和遗弃,而将相依为命几十年的婆婆推进水里,后来又用枕头闷死,自己也投河自尽,尽管这一切是源于为了掩盖她诬陷丈夫的畏怯心理和恐惧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指指点点的不堪。不过,在新文化运动过去将近百年之后,再来谈论此类女性如何受压迫和解放的话题,确实有点不合时宜。也就是说,《新原野》在思想命题和主题内涵上到底新在哪里,确实可以打个问号。如果说《原野》的上演,跟时代和历史的价值指向没有多大落差的话,那么《新原野》就显得有些刻意地去制造悲剧感。六团看上去有点类似鲁迅第一个妻子朱安的命运,嫁错了人,就跟着守活寡一辈子。须知,从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中国的妇女解放是渐成风气的,这不是祥林嫂的年代,也不是朱安的年代,从故事的背景上看,六团本来可以跟走进城里不回头的丈夫鞠生彻底摊牌,像娜拉那样离家出走,重新找到新的家新的生活。

  尽管编剧在生命价值观的判断上有些保守,但与此同时,又正是这种往回看的写作动机,让她的创作愿景与父亲曹禺数十年前的追求不谋而合。为了营造戏剧氛围的窒息感和逼迫感,将一种野性的释放发挥到极致,才有了六团决堤般的冲动和向死而在的激情。

  最可贵的是,导演将《新原野》的剧场艺术变成了生命的诗、灵魂的交响乐。这表现在她着意将洞察力、表现力和中国本土故事的情感走向以及外化表演协调联动起来,构成了富有个性色彩和整体意味的诗化戏剧的标本。

  该剧的舞美设计安塔纳斯·扎别拉维克斯一语道破了个中玄机,“《新原野》就像一部由无数小彩石拼出来的美丽马赛克作品”。

  是的,《新原野》的舞台设想和创意打破了传统戏剧的空间结构和时间流程,它的体现手段是写意的又是象征的,是写实派的又是表现派的,几乎浓缩了戏剧之美的各种因素,将其打破融化贯通为一个充满生命能量的特殊的“场”。

  譬如,在舞台布景装置上,导演充分调动了道具的审美弹性,那村口召集人们的钟,随着剧情的进展,场面的更迭,又变成了融融的月亮。村民的背篓,定格下来以后,其实又像是各家各户出入的门。而打谷场,显然是诗意的写照和象征,那里有原始的风情,世俗的烙印,生命力的交集。即使出场不久,王姬饰演的六团那舞动起来的床单,难说不是她心灵里跳动的火焰。这里导演将具象和抽象、静态和动感、常态和变幻虚实相生地穿插衔接在一起,形成了舞台时空的具有极大辐射力和穿透力的艺术造型。

  尤其是尾声的处理,当六团跃入水中,完成人性的救赎和对大自然的回归,导演让所有的人都变成了水里的鱼,由死去的婆婆服仙带领着在舞台上游。那一刻,真是艺术的洞天福地的折射,给人一种脱胎换骨的艺术魅力的新生感。当然,也是在那一刻,我出戏了,想起另一位欧洲大师级导演库斯图里卡的创造,在他的惊世骇俗的电影《地下》的结尾处,也有一段死去的人们在水里获得重生的喜悦和幸福的镜头。两位导演异曲同工,艺术到了极限之地,都是这样的鬼斧神工。

  导演将《新原野》带入到一种悲怆的、苍凉的、荒诞的,进而是泪中带笑的审美天地,这确实是近年在中国演出的话剧作品的崭新探索,陌生化实验的结果。艺术最忌讳雷同模仿、千人一面。艺术最需要的是创新出新。

  一出好戏数人磨。编剧万方继承了父辈的神韵光彩,将《新原野》的故事讲述得撕心裂肺、荡气回肠。那古老而沧桑的大栗堡子村,那闪烁着月光和生命忧患的拉练河,那男男女女的悲喜欢乐,愚昧和压迫,都像原始而又常新的生灵的歌谣。而许许多多美丽却又冷凝的台词,也仿佛是那些角色心灵的微缩雕塑。

  每个戏都是一段无法更改的旅程,每个演员在其间历练成长,获得精神的创造和洗礼。三个演员一台戏,王姬饰演的六团,冯宪珍出演的服仙,闫楠饰演的鞠生,带给《新原野》以强烈震撼和燃烧般的冲击力。六团的希望、落魄,绝望中的撕裂、幻灭中的挣扎,服仙的落寞忍耐,甘于自守的性格,鞠生的嬉笑、困扰、背叛等等戏剧人物的精气神,都完整地出现在舞台时空变幻构成的节奏里、内涵里,像每个生命本身的一道亮丽而凄美的彩虹。

  概而言之,《新原野》不是《原野》的翻版,而是艺术精神的崭新激活和富有感召力的全面开启。


(责任编辑:罗斯莹)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