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pic.nen.com.cn/003/004/186/00300418687_c1bdd01f.jpg" alt="">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文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文艺评论

乡村俚语 传至孝真情

2018-01-18 10:07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分享到:

  说起婆媳关系,总让我不自觉联想起中学课本里的《孔雀东南飞》。刘兰芝能织布、会裁衣、通音律、懂诗书,婚嫁后,尽管鸡鸣时分便开始织布直至深夜,家里家外操持,但依旧不得婆婆焦氏的欢心,最终夫妻共赴黄泉,酿成了动情千古的大悲剧。看《孝顺媳妇》之前,我便惴惴不安于剧中的婆婆会怎么“虐”自己的儿媳?

  出乎意料的是,舞台上没有过度的煽情与说教,叙事讲章法,剧情反转再反转,还套着戏中戏,好似魔术师幻化神奇的双手,将故事一点点翻出,全程吸引着观众的注意力。故事起于龙凤沟村的“孝顺媳妇”评选活动,郑主任的本意是促进婆媳关系融洽,没想到常艳红竟以婆婆和郑主任的婚事相要挟。正当第一名常艳红以为能拿到5000元奖金时,剧情发生了第一次反转。郑主任宣布成立“孝监会”,任命常艳红的死对头侯大侠为主任,试用期内不合格不仅得不到奖金,还要罚款。常艳红苦不堪言,婆婆心疼她,准备给她做点好吃的,恰巧电视台来采访。婆婆在侯大侠的威胁下故意折腾常艳红做红烧肉和手切龙须面,记者终于看不下去了,斥责她是个刁婆婆。这里既有戏中戏,还活用了喇叭戏《梁赛金擀面》的唱段,剧情也再一次反转。常艳红借机装病,让婆婆到镇上给自己买凉皮,家中突然起火,婆婆不顾一切冲进屋里救出儿媳,自己却受了伤。这次反转是一个重要转折,对深化主题和塑造人物都至为重要。看着病床上的婆婆,常艳红羞愧难当,决心要好好孝顺婆婆。她在大会上当众承认了错误,并道出了婆婆的秘密。大火中,她婆婆还不顾性命抢出了一张结婚证,原来婆婆和郑主任早已领证。最后的反转,以常艳红婆婆为例诠释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孝顺媳妇”。此外,每场戏结束后都接续了一小段儿垫场戏,载歌载舞,带出下一场的剧情,铺垫得自然流畅。

  剧中人物也经得起推敲。常艳红身上有不少小毛病:她好名贪财,听说要选举孝顺媳妇,马上从娘家赶回来,面对5000元的奖金,更是争得面红耳赤;她任性妄为,为了赢得选举,软硬兼施地拿婆婆和郑主任的婚姻大事相威胁;她泼辣好胜,与侯大侠处处针锋相对,分毫不让;她又爱面子,被侯大侠的紧密监视闹得苦不堪言,想退出又怕丢人;她得理不饶人,原封不动把婆婆折腾了一遍还不够,还让婆婆去镇上给她买凉皮;她还言语刻薄,爱狡辩……尽管如此,观众对常艳红这个人物的情感却是又爱又恨,恨她对婆婆不够孝顺,还百般狡辩,爱她是因为她是一个真实的血肉丰满的人物。常艳红性格中有诸多缺点,但心眼不坏,爱使性子,和婆婆的关系还算融洽,婆婆的救命之恩给了她极大的触动,看着病床上的婆婆,回想嫁过来后婆婆对自己像亲生女儿一样疼爱,内心悔恨不已,下决心做个真真正正的孝顺媳妇。人物在舞台上立住了,性格层次逐渐展开。侯大侠也是一例,与常艳红势同水火,一见面就吵,相互拆台,但在外人面前,也知道拿捏分寸,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扬,毕竟如郑主任所说那是“人民内部矛盾”。

  海城喇叭戏是辽宁独有的地方戏曲剧种,长期的民间浸润,它广泛吸收二人转、评剧、皮影等艺术形式的优长,多反映民众普通生活,天然地带有乡间谐趣,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从代表剧目《王婆骂鸡》《梁赛金擀面》《打枣》《借驴》中可见一斑。这些剧目都是短小精悍的小戏,《孝顺媳妇》能演绎成近两个小时的大戏实属不易,此前唯有获得过辽宁省第六届艺术节剧目金奖的《跷中情》是这样的大戏。《孝顺媳妇》接地气,生活气息浓厚,既有海城喇叭戏语言朴实、盎然有趣、雅俗共赏的艺术特质,又有时间长度上的优势,因而能在插科打诨、吵闹啼笑中水到渠成地完成“何为孝”的主题构建。

  孝,是中国伦理道德体系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古有二十四孝的故事,以为美德美谈。孔子谈孝:“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不让自己有性命之忧,即是对父母尽孝的孝行。剧中认为“孝者,顺为先”,孝敬老人本是儿女应尽的义务和责任,但又不认同古代的愚孝,并随故事的发展循循善诱地讲出“婆媳之间本是一本糊涂账”“有缘才成为一家人儿”“以心换心的生活才是好时光”“风雨同舟”“和睦相处”“家和方能万事兴”……民间化的道理体悟,直白而生动,是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智慧。

  灯光暗下,复又亮起,我意识到了演员谢幕的环节。谢幕看过太多,便打算起身,然而舞台上的一幕有些灼我的眼睛。主演群演十几个人站成一个小小的方阵,与偌大空旷的舞台相比,显得那么寂寥;没有鲜花,掌声稀疏,仿佛刚刚带给观众欢乐和感动的不是他们。我产生了错觉,不自觉的心酸。主演们大多年过半百,头饰、服装夸张得像是东拼西凑来的,没有专业剧团的建制,也没有优厚的待遇,一个演出队的阵容能演出这样一台满满当当的高水准的大型喇叭戏,除了艺术家们的兢兢业业和对舞台的坚守,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
 (作者系辽宁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罗斯莹)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