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pic.nen.com.cn/003/004/186/00300418687_c1bdd01f.jpg" alt="">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文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文艺名家

八万里路云和月 纪念王占君半个世纪的文坛路

2018-03-20 09:07  来源:东北新闻网  
作者:江迅
分享到:

  王占君简介:辽宁阜新人。中共党员。国家一级作家、全国文联委员、全国自强模范、辽宁省文艺新星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大众文学学会理事、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中国通俗文学学会会员。历任辽宁省煤管局徒工,阜新县二轻系统财务及政工干部、县文化馆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一级。阜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市作家协会主席,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文联委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中国大众文学学会理事,中国通俗文学学会理事,曾被评为全国自强模范。辽宁省政协委员、省残联评议会主任、省残联副主席。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2月7日早晨8点06分,手机鸣叫,朦眼中看到是辽宁电视台的王晓岱给我发微信:江叔,我爸今天早上5时走了。

  这是一次心灵地震:王占君病逝。74岁的他,是上海《文学报》老友。这位中国残疾人作家联谊会副主席,是中国大众文学学会、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中国俗文学学会的理事,曾任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阜新市文联主席、阜新市作家协会主席。我与他相识相交36年。

  1982年,我时任上海《文学报》记者兼编辑。一次,从一沓读者来函来稿中,读到从辽宁阜新寄来的王占君来信和一篇散文稿。他在信中说,他是《文学报》的忠实读者,也是一位双腿残疾的辽宁作家、阜新县文化馆创作员,5次外出采访,坐在轮椅上“走”了5万里路。读毕,肃然起敬。由此,我与他鸿雁往来,神交2年,始终有采访他的冲动。直到1984年7月,他南下采访,途经上海,在他下榻的酒店,我俩才相见了。

    他肩阔腰圆,额宽唇厚。1975年他因先天性脊椎裂脊膜膨生而病情恶化以致双腿残疾。但他不甘保命,向死神挑战,笔耕不辍,10年里创作出版7部长篇小说,160万言,仅《白衣侠女》一书就5次重版,发行170万册。他被媒体誉为“张海迪式的英雄”。

  1984年5月,他又离开阜新故土南下采访,花时2月,行程3万里,跑了十多个省、市、自治区。为创作长篇小说《布衣元帅》,他在河南、陕西采访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农民起义领袖白朗的生平和义军战场;为写《白衣侠女》续集,他在四川、湖北搜集素材……

  他给我看腰部那个碗口大的肿包,这是15年前不慎跌倒在冰雪路上,左腿骨折,用6枚一寸长的螺丝固定的不锈钢板,因病而没法手术取出。他采访行程中,全坐吉普车,坎坷山路,颠簸摇晃,腰部针刺般疼痛,他只能用双手支撑坐垫,坚持几小时。采访途中他整天不敢喝水,经历过洪水围困,遭遇过泥石流袭击……脚印无形,云隔水阻,此行他搜集到素材130万字,写下笔记5万字。他说:“创作不能离开生活的根,没根,再大的树也难活。毎写一部书,都要补充生活素材。”

  占君此行上海,是南下采访的最后一站,他有一个重要心愿,就是能拜访仰慕已久的老作家巴金。此前半年,他就托我把新出版的长篇小说《白衣侠女》《东藏魔影》转赠巴金,在给巴金的信中,他简要报告自己的创作和生活状况。在王占君抵达上海之前,我就经《文学报》社长、剧作家杜宣联络巴金,落实拜访行程。80岁的巴金已极少会客,这次却欣然约定。

  作家巴金:

  7月3日上午9时,武康路一幢花园别墅,巴金寓所。庭院静谧,叶绿花红。王占君坐着轮椅,沿着小径缓行。满头银发的巴金,面容清癯,手拄拐杖,伫立会客厅石阶上迎候。占君妻子刘昆舫疾步趋前,献给巴金一捧水灵灵的菖兰。会客厅,占君坐在轮椅上,巴金坐在藤椅上,两代作家,侃侃而谈。

  巴金操着四川乡音,对王占君说:“我比你大整整40岁,你还年轻,至少还能写40年。”“巴老,不久前你在日本召开的47届国际笔会上的演讲,说得真好。‘每个作家从不同的道路接近文学……为什么写作?如果我的作品能给读者带来温暖,在他的步履艰难的时候能做一根拐杖,给他们用来加一点力,我就十分满意了。’”王占君坐在轮椅上,熟谙地背诵了几句。

  “我当抓紧时间……我最多还能写5年”,巴金缓缓说,“我们都是有伤病的人,今天见到你,对我是一种鼓励,鼓励我与疾病斗争。”巴金患帕金森病,两年前摔了一跤,他自称“抱病的老人”。王占君接过话题:“巴老过誉了,在创作道路上,我才学步。”25分钟过去了,原约定见面10分钟,巴金身穿汗衫,可脸额上渗出汗珠。他累了。占君见状,便要告辞。巴金将早已准备好的《真话集》赠给占君,又唤家人取出《家》《春》《秋》,在书的扉页,以微颤的手,一一签名。巴金侧过身,握着王占君的手,我看到占君双眼泪花。

  轮椅上的王占君,在庭院大门回头看,没想到巴金穿过客厅,步出台阶,依依惜别。王占君激动了,紧抱双拳,举过眉宇,自言自语:“我会记住今天的教诲的。”巴金由家人搀扶着,徐徐移步,深情目送。事后巴金家人告诉我,巴金频频挥手告别时,轻声说:“不容易呀,他走过的路不容易。”

    这是我与占君交往中最难忘的一幕。那以后,我们见过七八次面,在阜新我采访矿难,与他相聚;我在沈阳开会,专程去他家;在北京我采访全国两会,他专程来北京……

  50多年来,他创作文学作品超过百部,1500万字,其中长篇小说60余部。他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把写作重心定位在历史小说创作上。他的作品曾获辽宁省政府文艺大奖、中国通俗文艺优秀作品奖、首届东北文学奖等多个奖项。他本人曾被评为省级优秀专家、省劳动模范和全国首届“世纪之星”。他以自己的行动践行残疾人自强不息的时代精神。

  都说,他的病逝与写作有直接关联,为了写《唐宪宗》,写《尧母传奇》,他坚持出远门采访。2017年4月13日施行尿路手术,5月20日就出远门。医生不让他走,要他好好休养,他还是坚持要走,说写作等着。他采访整天坐车,行程一千多公里,回到家胯骨两侧烂了,臀部也烂了,烂的地方竟至五六处,连骨头都暴露了。妻子昆舫抽泣着跟我说:“我每天给他敷药,用镊子挑那骨头都嘎嘎响,他都是为了写书。他说,只要一息尚存,笔耕不止。他在人生最后的日子还坚持着写。”

  那些年,我撰写过他的报告文学《八万里路云和月》和七八篇关于他的新闻报道。以往每年节日长假,我都会给他电话。2018年元旦前夕,我电话打到他家,昆舫没有再把电话给他听,我明白,占君或许病重了。前两年他在电话里曾说,有几部新书送我,签了名,我说不要邮递,见面给我。不过始终没能再见。据悉,他的骨灰会安置在阜新公墓。约定了,我会去阜新他家收他的签名书,再去墓地跟他说会儿话。


(责任编辑:罗斯莹)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