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pic.nen.com.cn/003/004/186/00300418687_c1bdd01f.jpg" alt="">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文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文坛快讯

《黑图档》记载清宫许多细节

2018-06-07 10:07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分享到:
《黑图档》单册封面。

《黑图档》原件。

省档案馆技术人员正在对破损的档案进行修裱。

  《黑图档》是清代盛京总管内务府衙门(简称盛京内务府)处理皇室事务往来公文的副本档册。目前存世共1149册,其中满文占一半数量。抄录了从康熙到咸丰6位皇帝近200年间的往来公文,记录了很多精彩的故事和重大事件,其史料价值和研究价值为国内外专家瞩目。然而,因为研究满文的人才奇缺,《黑图档》正在成为一本“天书”。

  《黑图档》最后一辑日前出版

  在辽宁省档案馆四楼阅览室,已经出版完成的《黑图档》共329册,占据了近两个玻璃书橱的空间。省档案局局长许桂清告诉记者:“最后一辑——《黑图档·乾隆朝部行档》总计46册日前印刷完成。至此,《黑图档》的抢救保护工作终于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为了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抢救、保护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工作,国家档案局于2000年正式启动了‘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工程’,已经先后公布了四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我省目前共有6项档案收录在内,其中有5项来自省档案馆。2015年公布的第四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中,《盛京内务府册档》即《黑图档》名列其中。

  《黑图档》是啥?

  许桂清解释说,《黑图档》是清代盛京总管内务府衙门形成的公文抄存档案,因其形制为簿册式,故又称为“盛京内务府册档”。简单地说,就是盛京总管内务府衙门往来公文的汇抄件副本。

  记者了解到,《黑图档》每册页数及文件数量不等,规格不一,大致在50厘米×30厘米到68厘米×50厘米之间。文件抄录于竹纸,楷体墨书,骑缝及修改处加盖红色印章。字迹清秀、规整。

  因为公文同社会生活密切相关,又是处理日常政务形成的文字资料,记述的内容比较可靠,是史学家眼中的宝贝。

  《黑图档》的名称是怎么来的?

  《黑图档》一词听起来有些怪异,很多人认为是日本学者命名的。它来自满文“hetu”的音译,意为“横、侧、厢、旁”等义。

  在编辑出版《黑图档》的过程中,省档案馆工作人员看到在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京来”档册的原始封面上清晰地写有“黑图档”三个汉字,在汉文存查档册文件中也看到了“呈请领取一年抄录黑图档所需好笔香墨”的呈文。

  “可以断定,至少在清中叶,人们就已经将抄录盛京内务府往来公文的档册称为黑图档了。”许桂清说。

  《黑图档》能够存在,源自清王朝对公文管理的一项制度性要求,即“汇抄存查制度”。“直白地讲,就是清王朝对发出或者收到的各类公文做出一个硬性规定,一定要另抄一份备用。”许桂清告诉记者,“清王朝对公文处理提出这个硬性要求的原因较为复杂,其中主要的一项为‘存贮以备查考’。《黑图档》正是公文汇抄备查制度的产物。”

  (本文照片由本报记者郭平摄)

  皇帝筵宴礼节相当复杂繁冗

  盛京是清王朝的发祥地。清统治时期的盛京地区拥有大量皇室粮庄、果园、鱼泡、牧场、山场,用于满足皇室对东北特产的需求。为了管理庞大的皇家产业,盛京内务府与北京的总管内务府及六部,与盛京将军及盛京五部等机构经常有公文往来,处理小到宫殿的修缮、皇庄粮食霉变,大到安排皇帝东巡祭祖等重大活动。这些往来公文发出前、接收后均抄录在《黑图档》中。

  “《黑图档》记录的故事有很多。”许桂清边指导记者查阅档案,边告诉记者:“你看这个,皇帝东巡时的细节,尤其是大摆筵宴时,礼仪相当的繁冗,可比电影演的更复杂。”

  记者查阅相关档案及其他典籍资料,再现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大政殿筵宴的整个过程。

  当时,皇子、王公、大臣均穿蟒袍补褂齐集大清门外。在大政殿檐下两旁的东西奏乐亭内设中和韶乐,并设清乐于东旁,设丹陛乐于大政殿前两旁王亭廊下。宴桌依次摆好,御宴桌前正中设宝座,入班皇子和八旗王公贝勒并外藩王公的宴桌设于大政殿内两旁,盛京将军、文武官员宴桌设于殿外两侧台阶上。殿前台阶上正中张一黄幕,并陈御用金器于反坫(diàn)桌上。鸿胪寺、理藩院官引官员入场,各就其位。至时掌仪司官奏请升殿,中和韶乐响起,在悠扬的乐曲声中皇帝升座。音乐停止后,皇子、亲王以下各就座位处行叩头礼后分别坐好。内管领、护军参领等进饽饽桌。丹陛乐响起,奏响《海宇升平之章》乐曲,尚茶官进茶,皇子、亲王以下各于坐处行叩头礼,仍就座。侍卫分别递皇子、亲王以下群臣茶,大家各就座处行叩头礼。喝完后,再行一叩头礼,坐好,音乐停止。

  掌仪司官由反坫桌上黄幔下捧金壶金爵从中道进,丹陛乐响起,奏响《玉殿云开之章》乐曲,群臣均起立。掌仪司官上殿阶西面在金爵内倒满酒,进爵大臣出大政殿脱下补服入殿内跪下。大臣皆各自在座位处跪下。掌仪司官捧金爵跪下递给进爵大臣,进爵大臣接过金爵恭敬地呈给皇帝后,仍回到原处跪下。皇帝喝酒时,大臣均行一叩头礼。进爵大臣站起,接过皇帝所用的金爵,退回到原跪处跪下。掌仪司官跪下接过金爵,退出。大臣均起立。掌仪司官以金扈倒满酒站立赐给进爵大臣,进爵大臣跪下接过,行一叩头礼。喝完后,掌仪司官站着接过金扈退回。进爵大臣行一叩头礼后出殿穿上补服,复入原座。大家就座,音乐停止。

  尚膳官进馔。清乐响起,奏《万象清宁之章》乐曲。皇帝进糕点后,将自己大宴桌上的食品恩赐给随桌上的大臣,由尚膳官分发,随后领侍卫内大臣站起身来看侍卫们分别到各随桌代皇帝赐大臣酒。大臣们均在座位处跪行一叩头礼,饮毕,再行一叩头礼。坐好,音乐停止。

  接着奏响《世德舞》乐曲,由喜起舞大臣分对于殿廊下依次进舞。舞毕,大臣们在座位处行三叩头礼后站起。中和韶乐响起,皇帝起驾还宫,至此,“百桌大宴”散场。

  贡品要求包装精美,不合格退回

  《黑图档》记载了许多关于进贡和贡品的公文。其中可以看出北京内务府对贡品要求相当严格。

  雍正八年(1730年)三月初七日,“盛京佐领为领取盛装上用细鳞白鱼所需荆筐事咨盛京工部”,主要内容是盛京内务府咨文盛京工部,请领长二尺、高一尺五寸、宽一尺二寸的皮包荆条筐,用来装进贡用的细鳞白鱼。另外,道光九年(1829年)十月初九日,“盛京内务府为请领包裹鱼尾之布匹事”,主要内容是盛京内务府请领白粗布十匹包裹进贡用的鱼尾。

  用如此精美、统一规格的包装,想必皇帝见了一定龙颜大悦。

  如果贡品不符合要求怎么办?

  雍正三年(1725年)五月十一日,“膳房为知会嗣后应解送大鱼事咨盛京佐领”,大意是膳房咨文给盛京佐领,今年四月十九日送来的二百七十条细鳞白鱼中,有九十条鱼较小,剩下的较大的鱼中又有腐坏不能进上用,现将小鱼和腐坏的鱼退回。另要求每年每个网户承差交鱼五十条,应该按名册拣验,选取品质佳的进送。

  《黑图档》还记载了康熙东巡时的很多细节,用史实澄清了一些民间传说。

  康熙第三次东巡之前,盛京内务府佐领曾专门为皇帝驻跸处所行文京城总管内务府:“查,康熙二十一年皇上幸盛京时,曾修缮崇政殿前厢房及佐领三官保家房屋。今仍请循例办理”。随即京城总管内务府回复:“此次皇太后亦去,需房多,酌觅三官保家附近有好房者一并修缮”。盛京内务府佐领等遵文命匠役“将三官保家东边七丈,西边六丈五尺地方用芦席遮掩,以作皇太后、皇帝驻跸之所。另辟三官保家周围近处为随驾太监住处。”

  那么,康熙东巡为何选住三官保家中?许桂清解释说,三官保是康熙帝宜妃郭络罗氏之父,是康熙的老丈人。

  郭络罗氏为满洲镶黄旗人,因家世显赫且美丽聪明,于康熙十六年(1677年)八月被册封为宜嫔、二十年被晋封为宜妃。这位来自盛京的妃子,不仅深得皇帝宠爱,还为康熙生下皇五子允祺、皇九子允禟、皇十一子允禟(幼殇)。因此康熙东巡时居于三官保家中便是情理之中的事了。康熙驾崩后,因允禟是雍正政敌,宜妃的境遇每况愈下,于雍正十一年(1733年)八月二十五日病逝,乾隆二年(1737年)九月入葬康熙陵寝景陵的妃园寝。

  历史留给辽宁的一份厚礼

  《黑图档》原存于盛京内务府,由档房专门管理。在上世纪初的战乱和社会动荡中,《黑图档》意外地保存下来。

  1924年,溥仪被逐出北京皇宫,盛京内务府停止运作。有资料显示,在这期间《黑图档》保存于盛京宫殿西七间楼内。

  1937年,日伪当局为了全面掌握东北的历史、人文、地理等各方面情况,将东北各地的档案强行集中到沈阳,并“著国立奉天图书馆统一管理”,1938年3月,包括《黑图档》在内的约250万卷档案文献集中到了“国立奉天图书馆旧迹整理处”,分别存放在大帅府西院63间及南院26间瓦房里。

  沈阳解放后,这批珍贵的历史档案辗转至辽宁省档案馆收藏。据资料记载:“由于原有保管条件太差,加上伪满和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时期的破坏,档案成捆成包地堆着,被尘土封盖,案卷杂乱,未进行科学整理,霉烂碎裂和字迹脱墨等现象极为严重。”记者看到的照片显示,乾隆年间的《黑图档》页面纸张严重霉烂,只剩下点点残片,所抄录的公文仅剩不连贯的几行字句,其余部分已经缺失。

  上世纪80年代,辽宁省档案馆对馆藏档案进行全面梳理,采取科学手段进行保护,对《黑图档》等珍贵档案做了抢救性保护工作。许桂清介绍,《黑图档》的保护工作主要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对其进行托裱。所谓的托裱就是在纸质档案的背面贴上一层保护纸,使得文献的保存状态稳定下来,再重新装订成册。

  在保护过程中,工作人员查清《黑图档》共实存1149册。其中,按序号从第1册至第1056册,除第12册有号无册外,保存状况较好;从第1057册至1150册档案破损严重。托裱后仍遵循当年抄录公文时的分类程式,分成了“京来”“京行”“部来”“部行”“存查”5个类别。所谓京来,就是从北京的总管内务府及其内部机构并六部等发给盛京内务府的公文;京行,则与之相反;部来,是盛京将军衙门、奉天府府尹衙门及盛京五部等发给盛京内务府的公文;部行,则相反;存查则是银钱物品支出文件汇总备查。

  二是在《黑图档》托裱完成后,对其进行了缩微拍照,制作了缩微胶片12万余幅。

  不让珍贵档案变“天书”

  由于纸质档案保存对环境要求特殊,在采取缩微技术采集影像后,《黑图档》原件封存,世人已经很难触摸研读,加之《黑图档》半数以上为满文档案,短时间内无法翻译公布。为了更好地服务社会,2014年,辽宁省档案馆与北京线装书局合作,对《黑图档》进行影印出版,并纳入《国家“十二五”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出版规划》项目。

  记者了解到,能够尽可能详细地呈现《黑图档》的文献价值,需要对档案文件制作目录索引。这是一个浩大的系统工程,参与者必须掌握满汉双语,为此,省档案馆三代人进行了近40年的努力工作。

  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1966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的佟永功、沈微、关克笑、关嘉禄、王佩环等著录了“京来”“京行”文件题名,此为第一代《黑图档》编辑者。第二代编辑者是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何荣伟、张虹、程大鲲等加入了这个行列。2015年末,年轻的80后肖婷婷、冯璐及90后吴永辉、孟庆来、田媛媛又充实到这个队伍中。《黑图档》近12万件文件题名的著录完成,离不开这三代人的不懈努力。

  这老中青三代人,研读《黑图档》,时而诵读出声,这种满语发音对于现代人是陌生的,抑扬顿挫,略显低沉,想到那个曾经在东北大地上金戈铁马,飞驰而过的古老民族,声音或许还带有金石的味道。然而,随着金戈铁马时代而去的,还有这种曾经广泛使用的语言和文字,目前全世界会讲满族语言的人已经屈指可数,满族文字也纳入了古文字行列,因此,《黑图档》中大量以满文记录下来的史料,在向难懂的天书演变。

  许桂清告诉记者,翻译《黑图档》以辽宁省档案馆现有满文专业研究人员是万万不能完成的,还需几代人的努力,更何况辽宁省档案馆还有《三姓副都统衙门》《呼伦贝尔副都统衙门》等满文档案文献需要著录编研。

  在抢救满文档案日益紧迫的形势下,对《黑图档》进行全面电子化出版,并进行艰苦的著录工作,是省档案馆采取的折中而又较为高效的解决办法。

  人物

  许桂清

  法学博士、教授,现任辽宁省档案局(馆)局(馆)长。带领相关团队主持的近20项科研课题获省部级以上科研成果奖,参与公开出版编研成果2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2018年初荣获“全国档案领军人才”称号。


(责任编辑:路雨欣)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