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pic.nen.com.cn/003/004/186/00300418687_c1bdd01f.jpg" alt="">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文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文艺评论

祖辈的名字

2018-08-21 08:59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分享到:

  著名记者、主持人敬一丹退休后出了一本新书叫《那年那信》,书中整理了1950年至今的1700多封家书。

  在关于她的一篇访谈中,她引用了白岩松的一句话:“如今十个年轻人里,九个写不全祖辈的名字。”这话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在微信朋友圈里进行了一个小调查:你能说出你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名字吗?结果还真是这样,能把四个人名字说全的,不过十之一二,而能够给出答案者,大多是打小就与祖辈一同生活或者接触密切,如果父亲或者母亲的家人都在外地,往往就只有模糊的印象了。

  这事让人生出很多感慨。知道祖辈的名字重要吗?换句话说,了解自己家族的历史重要吗?敬一丹的答案是肯定的,她的新书由她的父母亲共同作序,其中说:“我们想象,面对这些信,年长的读者会觉得熟悉,儿女的同龄人会有共鸣。年轻人呢?如果他们能从中看到一代一代的来路,我们就很欣慰了。”

  了解自己家族的历史,也许是人的年龄渐长以后越来越强烈的愿望吧。近年来,我也接触到了很多朋友,都在致力于修家谱、写家史,记录祖辈的故事。不排除有人是带着虚荣心想找一个显赫的祖先,但大多数人通常只是想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我的祖父在77岁的时候也完成了这样一件事,写了一部关于他的祖父从山东老家闯关东的历史,一直写到他自己。闯关东的历史对我已经很隔膜了,但为了帮祖父校稿子,我回了一趟黑龙江老家——祖父出生的地方,听老人们讲他小时候的故事。在北大荒秋天正在收割的玉米地里,坐在垛满了秸秆的马车上,我突然间意识到这片陌生的土地与我有着神奇的联系,突然间无比动情。

  一位大连的朋友也说过类似的经历,他同样是闯关东者的后代,在大连话里被称为“海南丢儿”。40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去世,留下了一个愿望:把自己的名字续进山东老家的家谱里。于是,他来到了他的父亲都不曾到过的老家村庄,跟我一样对一个陌生的地方产生了莫名的亲近感。这段经历进而让他成了一位“海南丢儿”文化的研究者。

  这种莫名的亲近感,这种了解家族历史文化的愿望,也许正是我们中国人骨子里最顽固的东西。今天,家庭结构变得越来越简单了,没有了中国传统社会里主干家庭复杂的人物关系、长幼尊卑和亲疏远近。在讨论很多年轻人的思想行为时,常常会提到“原生家庭”这个概念,也就是父母一代对孩子的影响,而家族历史和文化的影响好像已经很少了。但实际上,一个人的文化基因注定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一条长长的文化的影子。看到一代一代的来路,不仅重要,而且必要。

  在我的这次小调查中,还有一位朋友的答案很特别。他说,父母亲都是很小就成了孤儿,从未听父母亲说过上一辈的事,直到前几年,农村老家搞集中殡葬管理,他陪父亲去给爷爷奶奶迁坟,才在墓碑上第一次看到了爷爷奶奶的名字。结尾处,他用了一个代表失落的表情符号。

  但愿更多人对祖辈的了解,不再只是墓碑上冰冷的名字。


(责任编辑:路雨欣)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