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pic.nen.com.cn/003/004/186/00300418687_c1bdd01f.jpg" alt="">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文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文艺评论

“手上有字”的乐趣

2018-10-17 10:04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分享到:

  最近读到两个很有意思的小故事。

  一个是剧作家曹禺先生的女儿万方回忆父亲的一段话:“我爸爸总是喜欢手上有字,就算是生病的时候也要看字,哪怕就是一张名片,他也要拿起看看。到后来看不清字的时候,他就看字帖,可能字帖也代表了写作的人。他年老后总是感叹,读书读得太少了。他喜欢拿同班同学钱钟书做对比,说人家才是真的有学问,而总说自己太没有学问,读的书太杂。”

  另一个是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胡乔木为作家黄永玉做“义务校对”的往事。在人民出版社2015年出版的《胡乔木书信集》修订本中,有胡乔木1984年3月1日致黄永玉的一封信。胡乔木读了黄永玉的《太阳下的风景》,十分称赞,他在信中写道:“《太阳下的风景》我已看完了。这本小书给了我很多知识、智慧、美的喜悦(当然也给了我悲伤)。为了表示我的感谢,我曾说愿意做一名义务校对,这只是为了希望它在国内再版时能够修改去一些误字,使它更为完美。我想你不至怪我‘好为人师’,因为实际上这只是好为人徒。”他顺着书页,共说了那本小书中的二三十处误刊的字、误用的标点、不准确的引文等,最后说:“对你写得那么精妙的文章,来这样一个枯燥无味的校勘是太失礼了。我会不会成为那给主人打去脸上苍蝇的熊呢?”

  想象一下,两位老人端详一张小小名片上的几行字,修改一个个误用的标点甚至排版的错误时,他们的乐趣是什么?我理解,这是两位学养深厚的大家的返璞归真,是他们对从事一生的文化和文学事业的热爱,以及由此产生的对文字的痴迷。特别喜欢胡乔木“给主人打去脸上苍蝇的熊”的比喻,这多少有点自嘲,不是经常有人把我们这些文字工作者的咬文嚼字当作一种酸腐吗?我身边也有同事把发现文章中的错别字形容成“吃苍蝇”,每每发现了自己稿子里的错别字,就泛起恶心的生理反应。这种感受我也常有,就连手写汉字的时候多了一笔或者少了一笔都会难受半天,可这还真不是一种矫情,它就像条件反射一样无法控制,我更相信它源自对给予我们心灵滋养的中国文化和中国字的感激与敬意。

  想到了近几天另一则有趣的新闻,一位高中语文老师把影星范冰冰在微博上就逃税问题发表的“致歉信”当作课堂上的改错题,找出了多处语法和标点错误,并由此教育学生学好语文很重要,一下子想起我小时候语文老师也常说的一句话:“语文学不好,检讨书都不会写。”老师一番苦心,也真是难得。可我见到的无数事例都证明,老师这种威胁式的语言顶多能让学生在考试中多得几分,对语文的兴趣是不可能被吓唬出来的。

  就像有人感受不到美食家所形容的食物在舌尖上产生的微妙差异,咬文嚼字的过程同样也是只有一部分人才能感受得到的美妙。很羡慕那些能够用文字书写鸿篇巨制、传递深刻思考的大家,但同时也感觉自己很幸运,多了一种感受美的能力,虽然没有本事让文字更动人,但至少可以让它更干净、更美观,并由此体味“手上有字”的快乐。


(责任编辑:路雨欣)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