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pic.nen.com.cn/003/004/186/00300418687_c1bdd01f.jpg" alt="">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文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要闻

人与自然:彼此护佑的生命共同体 读薛涛新作《大自然的邀请函》

2019-11-25 09:13  来源:东北新闻网  
作者:
分享到:

  王宁《图书馆报》2019年11月9日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

  当梭罗写下被认为是寂寞、恬静、智慧的《瓦尔登湖》时,则意味着人类参悟自然的本质、参悟与自然的关系更进了一步,孤独与寂静催生了他对自然与人的深刻认知,他观察、倾听、感受、沉思,与自然相依相偎,映照出自己朴素淡泊的心境。细读薛涛的《大自然的邀请函》似乎能找到与其异曲同工之处。传神的插画、精致的装帧设计,与看似言浅实则情深的文字相映成趣。作者身居自然一隅,远观草木,静待花开,怀着拳拳热爱之心、悲悯之心、敬慕之心,打量着这个微观自然世界的林林总总。然而,这里究竟魅力几何?读后方知,这里是儿童视野中的自然万物,有儿童主体“我”发出的声音,是由画面感、互动感、时间感、纵深感协同作用而呈现出来的写作者的精神塑像与自传,更是对作家自然观与宇宙观的深刻摹写与表达,而它全部的内涵在于,走向人与自然是彼此护佑的生命共同体这一旨归。

  作者从我和一棵树的生命轮回写起,工笔细描了我和树在自然四季更替之中微妙的心理驿动。这里,树不再作为单纯的生物体而存在,而是作为一个可以与之进行对话的灵魂而存在,作者借对树的记叙,实则在写我的精神自传,二者之间是互动的关系。绘本虽然也在写四季,但并非纯然的线性讲述,而是将所有生命中的惶恐、困惑、无助、隔阂,以及关于“时间是什么?”一类恒常的问题隐匿在文字中,这些问题最后在我与树的彼此对话与体谅中一一解决。从树到故乡,再到归依脚下大地,是绚烂生命归于平淡后的简约,是心绪的释然与放松,是万物的归宿与解决之道。然而,“我和树的一年,万事万物也一年”,这种意味深长的表达使得整个故事由空间的辐射感走向了时间的纵深感。这种从生命的枝枝蔓蔓而始,将人的思考与树的思考放置于同等意义的层面上,他们彼此护佑、生死共存的关系正是这个世界赖以存在的基础。

  当叙述涉及虫子和草时,笔致少了写树的凝重和深沉,常常于叙事当中凭添了儿童生活特有的情趣,更有对童年体验进行故事化的构建。这里有孩子与园丁的沟通对话,有孩子自我成长中的经历,作者通过勾勒儿童目光下的自然,实则引领儿童体验着生命灿烂的过程。虫子和草是更微小的生灵,作品用细致入微的体贴和关怀,用随感录式的手法写出了独属于它们的生命形态。“野菜,是藏在地下的春天。“谁都有一次生命灿烂的机会,叶子也有。”“这是燃烧,更是爆发。绝唱,终成合唱”。作者将这些细小如草芥的生命视为与人一样有灵魂的生命,揭示出生命与生命之间没有尊卑之分,唯有平等相处、尊重和体恤,才是世界本该有的样子。当冬天来临,自然则给了虫子和草们回报大地的机会。作者似乎特别擅长写北方的冬天,写雪国里的万种生命,雪原之下,不是死亡与沉寂,而是别样从容的生命形态,冬天可以简化万事万物,却不妨碍生命的厚度与活力,万物之间的互动也从未停息过,人类只不过是参与其中的一员。如此,绘本用最朴素的平常的观察和记录,以孩童最直接又灵动的感受,自然而然、不留痕迹地揭示了自然与人的关系的秘密,流露出人类对整个生命圈层的些许反思。

  而写至与鸟兽为伴儿时,作者的笔力更为洒脱自由,作品的叙事性也更强,常常是文本以小故事串联起我与黄鼠狼、鹌鹑、野兔、狗等动物的相知相交。他从自我独特的童年生活体验与经历出发,以细节化的描写,深刻凝视的目光,体察自然的心思、对万物的情感,深化了随感录体式的文本样貌。这里也有四季的轮回,更是大段描写了北方冬天我与鸟兽为伴的生活,以及我的探索、我的寻找、我的欣赏。当然还有作为儿童的我,“围着火盆读书,从书中寻找温暖的段落”,从寒冷中找到生机的根芽。儿童对世界的凝神思考被巧妙地带入这样一个记录自然、感受自然的文本中,故事写尽了儿童的所思所想。作品的高妙之处在于表达深奥的主旨时,常常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即从儿童主体形象的一种追寻、探究出发,将与自然万物为友为伴的儿童形象贯穿于故事始终。这个儿童形象中的“我”即是叙述的主体,又是情感体验的主体,是作者内心追求人类理想生存状态的主体。这是一种对写作极其谙熟之后的举重若轻、大巧若拙的举动。看似朴素平淡的文字实则充满了生命的张力,让人读出一种人与自然万物之间紧紧依偎、血肉相连的力量感、真实感。怎能相忘于岁月?因为曾经刻骨铭心。

  儿童文学为什么要写动物、植物与自然呢?儿童与之究竟关系几何呢?朱自强在《儿童文学概论》中指出:“儿童通过与动物的血缘关系,通过‘生物驱力’而保持与自然的交感。在儿童的成长中,从动物的自然属性那里获得的信息,是一份极为重要的精神营养。”人类原初的童年世界其实是孤独的,很大程度上是被现实社会和成人世界所丢弃的、所不能回去的、不再被理解的。正如凯斯特纳曾经说过:“很多很多人像对待一顶旧帽子一样把自己的童年丢在一边。以前他们曾经是孩子,后来他们都长大了,可是又如何呢?只有那些已经长大,但却仍然保持了童心的人,才是真正的人。”儿童唯有通过感受自然万物的生存密码来确立和丰富内心的自我认同感,从而同外部世界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平等对话关系。这样就不难理解当宠物走失或去世时,孩子们为何肝肠寸断,久久无法平复,甚至铭记终生,因为那是他另一个自我的投射,是自我取得力量与希望的源泉。而成人世界所秉持的粗砺的、坚忍的利益中心主义价值观是不会认同如此举动的,更多地被认为无价值、无意义。但是儿童自有一套平衡认知、情感,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方式。就像《大自然的邀请函》正是准确把握儿童心理,工笔细描了儿童认知视域中的自然,那种发自生命本真的无意识的沟通、互动、理解、相知、共存,其实就是天之道应该有的样子,是自然赋予的秩序和自由,让每一个生命都有平等的权利去分享、去品味。在也正是此绘本的精神意义与审美价值所在。

  所有的故事终将结束,所有的留白还将延展。言有尽、意无穷,这味道淳厚的文字、意境深远的图画、雅致寂寞的情怀,包容着无尽想象力漫延的时空,余音缈缈,思念难收。但愿人与自然,这一对相生相伴、彼此护佑的生命共同体演绎出独有的斑斓华章!永葆新鲜!


(责任编辑:赵景然)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